文章查看
当前位置 :主页 > 企业荣誉 >
使用率只有50%至60%
* 来源 :http://www.captainsamuel.com * 发表时间 : 2018-12-04 00:44

还有一项重要工作就是积极发展健康管理,防患于未然,提高老人的生命生存质量。“从医院角度,应增加对疾病的预防工作,实行医疗和健康护理资源的重心下移,通过社区医院和基层卫生服务站,把健康管理服务延伸至家庭,对居家老人进行健康管理。从政策层面,应协同推进全民健康管理体制机制建设,大力开展全民健康教育,在医学门类下增设健康管理一级学科,将健康管理医学服务纳入全国医疗服务价格项目规范。”张世平说,“人才培养非常重要,目前我国有1000万护理人员的刚需,但实际上只有60万人,持证上岗的不足10万人,要加大培养力度。”

“我国的人口老龄化危机确实存在,但从辩证角度看,有危也有机。”张世平说,人口老龄化并非社会老化,一定意义上也是社会文明的发展,因为生活条件好了,医疗卫生水平提高了,人的寿命也提高了,所以不应过分强调它的消极面。“从积极角度讲,老龄产业和产品领域蕴藏着巨大商机”。

要抓紧推进的另外一件事情,就是大力发展社区养老。张世平认为,从我国国情出发,养老的发展重心应放到社区,通过大力构建医养结合、家社结合的社会化养老服务体系,广泛吸纳社会参与,尤其要大力培养养老服务人才。“社区光靠政府的力量是不够的,一定要吸引民间资本,汇集社会力量,形成整体合力。要通过政策扶助和有效工作,使社区养老切实得到提升、规范和搞活”。

就这样,在接触了养老机构和一些研究数据后,张世平了解到中国老龄化面临的严峻形势。更让她关注养老、坚定走向养老事业的,还有一个自身原因——几年前,张世平把80多岁的老母亲接到身边一起生活,她看到母亲从当年的精明强干到如今的日渐衰老,心里很难受,也很无奈。“我常想,现在这些老人还有我们照顾,那将来我们呢?上世纪五十年代出生的这一辈谁来管?3亿户独生子女家庭怎么办”?

谈到为什么会走向养老,张世平说,这要追溯到4年前全国政协社会和法制委员会组织的一次台湾考察。当时考察的内容是台湾的养老服务设施和服务体系。“这次考察使我近距离地了解台湾的老人和养老机构,给我留下印象最深刻的,是台湾养老的政府投入、社区支持以及浓郁的敬老爱老氛围”。

在张世平看来,中国的老龄化形势已经非常严峻。首先是基数大、增长快,是一种爆发式的增长。其次是老年人群呈现高龄化、空巢化、失能化和慢性病化的“四化”特征。

张世平的工作一直与权益保护密不可分,这也成为她身上的一个关键词。1979年,张世平开始在全国妇联工作,之后的29年里,她一直致力于妇女权益保护工作。2008年,她又进入中华全国总工会系统,致力于维护广大职工权益。

张世平认为,当前最急迫的是尽快出台长期护理保险,特别是面向完全失能老人的长期护理保险。“这件事迫在眉睫。现在的情况是,住在养老院里的失能、半失能老人很有限,绝大部分住在自己家里,老人自己过的没质量甚至没有尊严,全家人也不得安宁。针对这些失能老人,许多国家已经把长期护理保险纳入整个社保体系当中,我们在这方面还存在短板。据了解,有关部门已成立专门小组着手研究此项工作,青岛等地也开始试点,效果还不错”。

从2013年开始,张世平跟身边一些人开始着手推动组建健康养老协会的工作。让她感到意外和感动的是,在这个过程中,他们得到很多人的支持和帮助。

60岁后,她放下一切光环,重新出发,开始关注中国的养老事业,为老年人权益保护殚精竭虑。

第二个建议是加快完善法律法规体系。张世平建议,积极推动涉老立法,在有关法律法规中明确规定和具体体现应对老龄化的基本国策,有效解决法律法规不配套以及有法不依、执法不严、违法不纠等问题。尽快制定或者修订社会保障法、生育服务保障法、社会进步法、社会救助法,要针对失能失智老人、高龄老人、残疾老人等重点人群实施社会救助。再比如,通过制定社会服务保障法,给予养老机构和人员应有的法律保障。

谈及目前我国养老服务发展的问题,张世平觉得有很多矛盾的地方。比如,往往重视床位数量而忽视使用率,目前全国有六百多万张床位,使用率只有50%至60%,有的地方还到不了这个数字。又如,往往注重潜在需求而忽视有效需求,光有统计数字是不够的,还要看实际购买能力。此外,我们的政策出台不少,但缺乏相互配套和重点突破;养老投资也不少,财政投入逐年增加,地产企业和保险机构也纷纷涉足,但真正开花结果、让老百姓切实受益的并不多。

“人都有老去的那一天,要尊重善待老人,我们的目标就是让每个人都能有尊严的老去,让全社会健康持续发展。”张世平的工作,依旧与权益保护、与广大民生密不可分。

从台湾回来后,张世平又陆续参加了全国政协社法委组织的关于养老服务体系建设的专题调研和座谈会,先后考察了辽宁、浙江、重庆、四川、山东等地一些养老服务中心、民办养老机构,张世平感触颇多,“实在讲,所见所闻并不让自己觉得轻松,尤其是看到七八个老人挤住在同一房间里,条件很有限,老人表现的孤独、寂寞和无奈,让我心里很沉重”。

张世平提出的第一个建议是,应当将积极应对人口老龄化纳入国家发展规划,确立为基本国策。“之所以如此建议,是因为老龄化已经是基本国情,针对这样一个基本国情,一定要从国家层面总体规划,顶层设计,设立更加权威的工作领导机构和专门机构,整合多个涉老部门,明确各自职责定位,在政策和决策上形成一致”。

“老人最需要三大保障,一是养老保障,二是医疗保障,三是护理保障,也叫服务保障。”张世平说,“老年人对护理的需求往往比对医疗的需求更急迫。人老了,不一定总要看病,大多还是护理。现在老年人有钱不敢花,攒点钱都留着以后用,因为每个月两千多元退休金能解决吃饭,但请个保姆没有三四千元能行吗?一些工作必须赶紧做。”

下一篇:没有了